哈图是一款有趣的图片社交产品,以增强现实为特色,用户可以通过哈图拍照,然后加入各种“魔法”元素,与好友互动。此外还可以把图片生成拼图游戏,分享到朋友圈等社交产品中,进行传播。

哈图本身拥有工具、社交和游戏三种属性,在表面轻松的背后,这种设计是其创始人伏英娜对市场的理性分析和思考。

创业之前,她曾在微软总部工作,在购买的各类数据中建立自己的数学模型进行分析,结论是最有价值的应用类别是:游戏、工具和社交,但三个类别各有优势和劣势。

游戏类 APP 是当之无愧的最受欢迎的应用类型,优势在于变现能力强,劣势则在于生命周期以及不可复制性。Flappy bird、神经猫及脸萌的走红,契合了人性的需求,满足了炫耀、虚荣、竞争和攀比等人性。玩是人的天性,人们从出生开始就喜欢玩耍,只不过大部分人成年后,对于梦想、财富等其他的追求埋藏了他们玩的时间。而一旦游戏挖掘到人性,追求碎片化、轻量级的效果,就有可能达到全民娱乐的目的,产生病毒式传播。

工具类 APP 是为满足刚需而存在的,具备一定的引爆特性和使用频次,劣势在于变现能力。Camera360、美图等拍照类产品都拥有着大量的用户,但仍然很难挖掘商业模式。

具体到摄影摄像类,相机是目前最为普及的虚拟和现实之间的媒介,在移动互联网主力用户从 80 后向 90 后、95 后甚至 00 后迁移的过程中,用户的需求也在推移和演进。80 后视觉系用户更关注于美的形式化表达,而新生用户则已不满足于此,脑洞族们更关注的是有内涵的表达,无论是想象力、创意或者是幽默、逗比式的表达都是他们所需要的,所以挖掘图片所能承载的除了美之外的信息和内容才是关键,相机也应该由原来的单纯捕捉现实的工具转变为基于现实创造更多超现实效果和内容的工具。

社交类 APP 优势是活跃度和粘性,一个产品一旦建立起社群/社交机制,就形成了自增长的系统,价值最高,但是劣势在于冷启动,在社群没有达到足够规模,没有足够多的种子用户之前很难迅速扩张和引爆,即使是微信在 4.0 之前也并未形成规模式增长,所以社交类产品如何形成病毒式的传播模式是至关重要的。

人在社交网络中存在的本质是 identity,不止是身份更多是自我表达,每个人从外表,言谈举止,到兴趣职业,都是其内在 identity 的外在表现。在陌生人社交和熟人社交之外,很多时候我们是由兴趣引发的社交,比如喜欢滑雪所以有一群热爱滑雪的朋友,正在创业因此有很多同在创业路上的朋友,因此通过基于图片背后的兴趣图谱,就能把用户连接起来。

在她看来, 哈图以图片的互动社交为核心,结合魔法相机作为工具的引爆特性,以及照片游戏的娱乐和传播性,这三位一体的产品形态可以充分利用游戏,工具和社交的优势而抵消其劣势。

另外伏英娜认为,乔布斯最大的创新,并不只是硬件设备,而是 itunes 和 appstore。在盗版泛滥的互联网市场,itunes 帮助解决了唱片公司和用户之间的版权问题,给用户和音乐发行公司都带来了价值。appstore 也同样在应用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建立了一座桥梁,打造了一个基于开发者的良性循环生态系统。她则想利用哈图,在设计师和用户之间建立关联,打造一个基于图片创意的生态系统。

你也许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