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八届国际汉字研讨会闭幕之后,网上流传着韩国《朝鲜日报》记者关于本会的一篇报道,其中说,本会做出了一项决议,由与会的日本、韩国以及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共同制定一个 5000~6000 字的字表,并统一为繁体字形。


作为一名与会代表,我首先要指出,这篇报道虽然反映了韩国人士的良好愿望,但是却不符合实际,因为会议并没有做出这样的决议,所以它是一篇失实的新闻报道。


这里我想着重谈谈各使用汉字的国家和地区能否把汉字字形统一起来,并统一为繁体字的问题。一种事实的形成,总有其内在的原因。汉字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使用的字量不同,形体有差异,是由各种因素决定的。


首先,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汉字记录的语言不同。汉字最初是为记录汉语而产生的文字系统,当它被操其他语言的民族借用过去之后,为适应不同语言的需要,必然会有一些特殊的个体产生。这些字与汉字构字方法相同,却是原来的汉字体系中所没有的,目前日本与韩国都存在一批这样的“汉字”。


更重要的是社会历史的原因。其一,国情不同。韩国在大量使用谚文之后,对汉字从简的需求不那么突出,因此繁体字和传统字形(旧字形)在韩国保留得最彻底。中国大陆则不同。汉字是我们唯一的书写工具,因此从简的需求就突出得多。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经济落后,文盲众多,为了尽快扫除文盲,加快建设速度,政府制定、实施了汉字简化政策,可以说,汉字简化是当时中国社会普及文化知识的需要,功不可没。


其二,社会在变迁,时代在发展,不能以今天的情况否定过去的政策。有人可能会有疑问:既然我们采用简化字拉大了不同国家和地区所使用的汉字间的距离,那么当初为什么就没有考虑到世界范围的交流问题呢?回答只能是:此一时,彼一时也。50 年前的各国关系与今天相比,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字形分歧带来的不便,远不像现在这样突出。而当社会进入信息化时代之后,“不统一”带来的问题才彰显出来。但我们不能用今天的情况去否定过去的政策,只能立足于现实去考虑问题。


如何解决交流不便的问题,不是走回头路,也不能要求某一方放弃自己的文字政策去适应其他几方,而只能是求同存异,实现互通。具体来说,第一步,就是通过计算机处理技术,寻求不同国家和地区所用汉字问的顺利转换,而不是强求形体上的完全一致。


这一点,有识之士早就意识到了,因此,从上世纪 80 年代以来,中、日、韩三国政府都委派官员和学者参加了 ISO/IEC10646CJK 字符集的编制工作,这项工作一直未曾间断,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目前,简、繁系统的汉字一般能够较顺利地进行转换,只是有些深层的问题还有待解决。在顺利“互通”的基础上,各使用汉字的国家和地区应该努力进一步缩小所用汉字的差异。但是,差异能否完全消除,恐怕目前还无法预见。

(原文载2008年1月9日语言文字周报第1版。题图源自网络。)


点击本文标题下方语言文字周报微信公众号:语言文字周报,或扫描附图二维码,均可添加关注。

点击语言文字周报微信订阅号页面的“查看历史消息”,可查看往期推送内容。

回复关键词“汉字大通关”,可参加猜字谜活动哦~


你也许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