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这是孙晶瑶在刚去台湾时就写下的文章,之前晶瑶再用繁体字和我聊天时我就特别讶异,觉得很不适应那种文字。我没有想到晶瑶的台湾之行最先感悟的竟然是“字”。或许真的像晶瑶说的那样:所谓文字,不仅只是传承文化的工具,更是人们赖以交流的载体。

孙晶瑶

这是我到高雄的第二天,回想起昨天上午我们人还在厦门,不免觉得日子过得有点恍惚。期盼了许久的台湾之行终于达成,要做的事情确实有很多,毫无疑问,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很充实。

来到一个比较陌生的环境,最直观的恐怕就是语言交流了,毕竟每时每刻都在与人接触、交流,所以也更能切身的体会到不同地域之间的差别。

台湾人讲话很温和很礼貌,也确实像我们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偶像剧一样,都是很“特别”的腔调——这和平时有同学开玩笑学讲的那种腔调不同,可能也是外在环境的缘故,听起来并不会觉得太别扭。

所以差别最大的还是文字。在街上的路牌,商场里的标签,餐厅里的菜单,文件上的条款,都是很复杂的繁体字——起码对于我们习惯了简体字的陆生来说,确实是很复杂。经常会念错,看到不认识的字还要费脑筋去猜,要是写起来就会更麻烦——突然想起之前在网络上看到的一个段子,是说让大陆的小孩和台湾的小孩把“忧郁的乌龟”分别写一百遍,大陆的小孩很快就写完了,而台湾的小孩写了几遍就开始不耐烦,结尾玩笑着得出结论说,是“汉字的简化让小孩子渐渐失去了反抗的精神意识”。

这确实很有意思,在我看来这个段子本身并不针对两岸文化的差异,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文字玩笑,“憂鬱的烏龜”这五个字恐怕换做任何一个成年人都无法忍受。

其实在来之前,我们就把手机都设定成繁体字,相对来说已经习惯一些了,但是真正切实面对铺天盖地的繁体字的时候,还是有一些困扰。记得之前很多国学家都表示,汉字的简化让中华文化一点点失去了原本的意义——有人曾说,汉字简化后,亲(親)不见,爱(愛)无心,产(產)不生,厂(廠)空空,面(麺)无麦,运(運)无车,导(導)无道,儿(兒)无首,飞(飛)单翼,涌(湧)无力,有云(雲)无雨,开(開)关(關)无门,乡(鄉)里无郎,圣(聖)不能听也不能说。一开始看到这段话的时候,心里的震撼很是强烈。觉得似乎汉字的简化,确实让文化的意识发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削弱。但是当我自己接触繁体字的时候,才会有更深层的感受——这是来源于内心深处的理智的想法,而不是人云亦云。

所谓文字,不仅只是传承文化的工具,更是人们赖以交流的载体。在沟通交流的过程中,文字只要可以传达人们想要表达的涵义就好,简体字就可以完全满足。虽然在字面上简体字并不像繁体字一样有着完整的故事,但是文字本身是有着完整的意义。而繁体字,也只是从之前的文字转化而来,相对来说,它本身也是一种简化的产物。如果非要以文字来传承文化,那用甲骨文岂不是更好?

不过在以后的几个月里,我们也会试着去写繁体字,去尝试不同的体验。中华文化不仅是靠文字来传承,更需要兼容并包的智慧。


你也许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