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R 出版物内容“动”起来

  自2009年成为行业标准,2011年被公布为国家标准,2012年在国内3个省作为试点展开应用推广,2013年试点产品全面开花,MPR(多媒体印刷读物)已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

  作为衔接纸媒与音频之间的重要桥梁,MPR正式成为一项国家标准得以推广普及。随着以MPR国家标准为基础提出的ISDL国际标准成功推进到国际标准草案(DIS)阶段,我国新闻出版行业已经由国际标准制定的旁观者转变为积极参与者。

  对于数字出版行业,这或许是一个更大的舞台。2013年,MPR技术已经在多个出版集团内进行试点,在南方出版传媒集团,其正在开发的粤版MPR小学英语教科书创设了学生基本版、学生增强版和教师版3个应用场景。在陕西出版传媒集团,MPR将具有鲜明地域特色、民族特色的图书以声像的形式生动地展现出来,更有利于这些优秀文化的传播和传承。

  MPR应用不仅是一种业务,还是一个产业服务模式。它标志着信息产业以信息技术产业为主导转变成以信息内容产业为主导的格局。作为一种新技术,2014年,数字出版界如能在MPR产业化应用和相关产业链的完善上多下功夫,将会为包括传统出版业在内的很多行业转型升级插上翅膀。

  大数据 个性内容“聚”起来

  虽然大数据作为2013年热词被谈论许久,但其在数字出版产业中的应用还处于起步阶段,大数据这一技术或在2014年进入数字出版实用领域。

  通过使用大数据技术对用户个人信息和行为的累积和有效判断,出版社会渐由图书出版变为数据出版。通过汇集的海量资料和大量有价值素材,为出版者和作者解决问题。此外,利用庞大的用户信息和行为数据,用户的行为会影响出版者和作者在选题和创作时的判断。一方面,通过用户大数据,出版者和作者可以策划出更受用户欢迎,更能满足用户需要的选题;另一方面,当数据聚合、分析功能向更为智能化方向发展时,基于内容的选题策划甚至会在数据系统中自发形成,内容从策划到生产的阶段更加自动化、智能化。

  在内容呈现方式上,“书”将不再是固定的数字内容呈现方式,章节也略显机械,一个个数据库、一个个知识点,甚至一个个内容专题都能成为数字出版物,这些数据库、知识点、专题的根本是基于用户的个性化需求,每一个都将是独一无二的、专属的智能内容定制集合体。

  而在聚合了一定量的用户行为并进行分析判断后,用户的阅读行为偏好和走向得以显现,大数据精准投送的功能就有了用武之地——准确地将数字内容推送到真正需要它的用户手中,出版机构因此掌握了重要的受众群体信息,用户也更高效、便捷地获得了最需要、最具有针对性的内容。

  HTML5 数字阅读“靓”起来

  HTML5(万维网通用描述语言HTML技术标准的第五代修订版本)已经潜移默化地进入了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搜索类、资讯类、社交类、游戏类产品是最适合HTML5开发的产品。现在,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四大门户网站已经先后将HTML5技术运用到他们的新闻软件中。其在流畅性和视觉体验上与过去的手机网站相比都有了巨大的提升。在国内移动浏览器厂商中,无论是腾讯、UC、360,还是海豚浏览器,都已经在通过对HTML5的大力支持来为自己的未来抢占一席之地。

  HTML5在数字阅读方面的应用更值得期待。与APP(第三方应用软件)相比,HTML5拥有更短的启动时间、更快的联网速度,它可以为跨平台的内容(涵盖但不限于数字图书、数字期刊、数字报纸、富媒体数据库等)提供最具有想象力和执行度的方案。作为一种技术语言和表现容器,它不仅能够表现文字、图片,更能很好地表现动画、视频、音频等富媒体交互效果,让出版产品形式更丰富。

  在国外,HTML5也被视为ePub 3的有效替代选项,因为HTML5格式的电子书可以使用PC、MAC、安卓和iOS上任何一种浏览器进行阅读,而不需要采用专门的数字阅读应用软件。目前,亚马逊与Kobo已经借助各自的云阅读器完全支持HTML5。并且,作为目前唯一可以在所有主要移动操作系统以及浏览器上运行的语言,这项由谷歌、苹果、诺基亚、中国移动等几百家公司一起酝酿的技术最大的好处在于它是一个公开的技术,有能力的开发者都可以使用。2014年,伴随着越来越多的设备商、应用开发商、电信运营商相继加入到HTML5阵营中,HTML5市场将有可能迎来爆发。

  4G 全媒体出版“火”起来

  2013年年底,4G来了。4G带给普通用户最大的感受就是网速更快了。100Mbps的“给力”速度让4G环境下处理任何文件都显得“小菜一碟”。速度的提升意味着数据处理能力的增强,对于数字出版领域来说,富媒体形式的数字出版物或在2014年迎来根本性发展。

  目前以3G为代表的移动网络环境已经可以较好适应以文字为主的数字出版物,但视频、游戏等内容则需要数据传输速度的提高,在4G的助力下,2014年,融合了文字、图像、音频、视频等富媒体内容的数字出版物的发展会更加“顺风顺水”。除了终端展现形式之外,这些富媒体出版物在服务提供上会更加完备,不论是社交体验,还是基于位置的服务,都能在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带动下,呈现更加智能的状态。

  此外,在4G的“牵线搭桥”下,数字出版可以与运营商共存共赢。首先,互联网OTT业务的风生水起已不必多说,这些不用必须经过运营商增值服务的业务给数字出版企业发出了利好信号,在与运营商的博弈中,数字出版可以利用更高效的网络环境为用户开展更加优质的服务。2014年,一些更优惠的流量政策很可能会被用来吸引更多的用户加入4G,从这个角度来说,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手机出版曾担心的流量费用因素将迎刃而解,随着用户对流量敏感度的降低,各项数字出版服务的使用也会更加顺理成章。

  目前,借助云平台,跨终端的内容分配机制已经形成,比如视频在不同终端的即时互动,比如阅读电子书继续上次进度阅读。网速的提升使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成为现实,高速网络带来的大量数据又使得云存储、云计算等数字出版云平台发展更加完善。我们有理由相信,借助4G速度,数字出版会在2014年绽放别样光彩。

  协同编纂 出版流程“转”起来

  所谓协同编纂系统,就是基于XML(可扩展标记语言)结构化标准,用来满足出版商与作者、作者与作者之间的协同与合作,实现结构化内容的编纂、审校、管理和动态出版的全流程数字化出版解决方案,并可以为读者提供个性化的数字内容服务的一体化平台。它主要针对出版机构在编资源内容的结构化,以及之后产品的多渠道发布。

  协同编纂平台是出版机构数字出版的核心环节,它担负着内容采集、加工与生产的任务。通过协同编审、结构化处理、样式设计、排版引擎、交互式排版,并由数据加工人员实现内容结构化的过程,最终完成数字产品在多终端的多种应用。

  对于传统出版单位来说,在协同编纂系统的帮助下,可以支持从内容源头开始的数字内容创作,从而生成多种形态数字产品,内容一次制作,多元产品发布,实现搭建具有自身内容特色的个性化数字出版与服务平台的目的。

  此外,协同编纂平台也将成为大数据技术应用的理想平台。无论是编辑、作者,还是产品加工人员,都会在使用平台过程中产生大量行为数据,如修改稿件的记录、互动交流的记录,通过这些数据内容,可以发现在协同编纂平台的使用中需要进一步改进的环节,以及使用人员针对内容本身的行为偏好。协同编纂平台目前已经在出版机构中获得应用,提高并优化了数字出版流程效率,2014年,协同编纂平台或将结合大数据等新技术焕发新机。

  云计算 便捷服务“跑”起来

  2013年对于中国的云计算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云计算终于落地——IBM宣布与世纪互联联手,将云计算基础架构服务SCE+引入中国;亚马逊公有云服务正式落地中国。国内云服务提供商如腾讯、阿里巴巴、天翼等也动作频频。

  在服务商摩拳擦掌之际,基于云计算的软件解决方案为出版界带来了改变。其实,云计算技术在数字出版服务中已经随处可见,例如搜寻引擎、数字图书馆等,使用者只要输入简单指令即能得到大量信息。数字出版的技术架构毫无疑问是建立在云平台上的,未来,从数据存储、获取、应用解决、远程控制到移动应用、互动分享、数据分析、计算等都将建立在“云端”。

  云出版服务技术等数字出版关键技术取得突破性进展,给数字出版开辟了巨大的市场空间。2014年,伴随着服务商的发力,云计算将有可能转化为商业应用,这也将改变传统出版业务模式和服务模式。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你也许也会喜欢